白色栀子花顺着流云的方向

类别:经典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1-12 | 人气值:599
  只在这个卷着微热的季节淡然开放。没有红粉饰面,没有胭脂点唇。一瓣洁白紧依着另一瓣悄悄地把浮云的痕迹肆意延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简简单单的几瓣洁白就顺着时光的流水在我封存的日记里沉淀成了永久的眷恋,就如三月的小雨一不小心就淅沥了一个季节的清爽。
  从波青浪碧的天门河一路蜿蜒至广西的龙水,其间纵有艳艳红梅傲放于会仙山顶,纵有娇娇桃李掩映于龙水河畔,扯不断的仍是那一抹对栀子花的思念。
  求学的六百多天,似乎已经适应了广西的生活。在这里,望不断的是山高水长,唱不尽的是竹影兰汀。在悠悠的午后,踏着一曲三姐的歌,很容易就把思念的窗帘打开。一脉游丝,顺着流云的方向,穿透了千里的遥迢,悄然隐匿于故乡天门河畔的一方庭院。
  是庭院深深深几许吗?不是。仅是两面已经脱落了颜色且填满杂草青苔的围墙,再配上二米多宽、七米多长的空地就成了一处简简单单的庭院。而对此所谓的庭院我们又习惯称为“天井”。的确,何必徒增如此深沉的色彩呢?不需要任何色彩的点缀,正是在这一方小小的空地上就生长着我的思念——白色栀子花。春夏秋冬,秉着一份对世界的灵性,不停的更换着自己的情绪。说不清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这么一株栀子花。只知道每每五月之后天气变热之时,繁杂的绿叶长枝之间就夹杂着多个苞骨朵儿,嫩绿嫩绿的,逼透人的眼。
  喜欢在清风扶柳的河边晓看鱼儿戏水,喜欢在野花遍地的平野仰看大雁南飞。更喜欢在青苔点点的天井静坐观花开。当五月的风穿透些许闷热的空气,一一吻别栀子花之后,那些原本嫩绿的苞骨朵儿就会慢慢褪去她的绿纱,将最深处的雪白毫无保留的坦白于大地,引得白云不忍归去,蝴蝶不愿离迁。
  “借得梨花三分白,偷来梅蕊一脉香”。当栀子花开始展示她洁白如雪的容颜时,大地也开始畅饮瓣瓣清香。任何一瓣清香都富含着一种玄妙的味道。既似远处高楼歌声的缥缈,又似深夜水中明月的缠绵。只要你凑近花前,就再也没有了离去的理由。
  时常,在院子洒落一地月光之时,徘徊于栀子花前,一个人,一杯茶,仅此而已。仿古人于寂静中看一簇白影,三剪绿枝,品一杯清茶,畅一曲凉风。这是何等的怡然。至今忆起仍有一丝余味。小小的天井,配着这么一株白色栀子花,再添上一抹清香,怎能不勾起人的思绪连连?
  白色栀子花,只在这个湛蓝的季节淡然开放。扬起的龙水荡破了思念的圆圈,一瓣又一瓣的洁白裹着淡淡幽香,在遥远而寂静的角落等着另一个花开归来的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