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只为你而存在

类别:哲理短句 | 发布时间:2019-10-08 | 人气值:599
我是一只打火机,很普通的那种。我的出厂日期是2007年9月8日。

2007年12月1日,我有了主人。和其他打火机不同的是,他们被用来点烟,而我,则被用来点蜡烛。

不错,是点蜡烛。主人所在的小区因为电网改造的缘故,每天都要停电几个小时,有时在白天,有时在夜里。为了应对停电后的黑夜,点燃蜡烛成了我的职责,也是我存在的唯一意义。

火花,液化气体,火焰。从第一根蜡烛开始,我就已经习惯平静的看着另一朵火焰在烛芯盛开,壮大,直至熄灭,蜡烛消失。我的心里没有一丝涟漪,不会高兴,不会悲伤。在我看来,这本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平时,主人会把我放进一间抽屉里面,把蜡烛放在抽屉上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抽屉原本是锁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一个孔,有光的时候,就会透过这个孔照进来。

抽屉里面的日子,平淡,安静,无聊。

我的生活规律是睡觉,发呆,接着睡觉,接着发呆。“也许就这样一只下去了吧。”我想。

其实也是一直这样过下去的,直到丫头的出现。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正在发呆。抽屉突然明亮了许多。然后,我看到了丫头第一眼,刹那间,我感觉,心跳的好快。“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她的与众不同吗?”我有点奇怪。丫头与众不同,别的蜡烛都是白色的,她是红色的,而且,烛身比别的蜡烛纤细,比别的蜡烛光洁。可能也是这个原因,主人才会把她放进抽屉里的吧。

我有点害羞于刚才的不寻常表现,侧着脸闭上眼睛继续刚才的发呆。

“你好。”一个怯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睁开眼睛,是才住进来的那根红蜡烛。“呃,哦,你……你好。”我有点语无伦次。

也许是我的表现太过差劲,她只是笑了笑,空间再次陷入平静。

我心中暗恨自己不会说话,试图打破这种不同于往常的平静。

“你……你很漂亮。”我说。

“谢谢,其实好多姐妹都比我漂亮。”丫头红着脸,轻轻的说。

打开了话头,我便不再像刚才那样,开始滔滔不绝。我不知道在丫头面前,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兴致。以前在超市的时候,我的角色从来都是倾听者,同伴胡侃海聊的时候。最多也是笑几声附和一下。“不会是因为孤单太久的原因吧。”我在心里问自己。

丫头就像以前的我,只是很安静的听着,听到有趣的地方,也会笑着附和。同时脸会变得很红。

“这丫头,还蛮会害羞的。”我想。当然,丫头这一称呼也从这里开始。

突然加强的光线打断了我的讲话,是手电筒的光芒。我没来由的心里一慌。

再次回到抽屉里面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我忐忑不安的看着丫头,害怕她会问我去干了什么。这会让我们都陷入很尴尬的境地。幸好丫头什么都没问,她只是用很轻的声音说:“你,回来啦。”

有了丫头的日子,不再平淡,不再安静,也不再无聊。

我非常喜欢跟丫头说话的感觉,喜欢听她的笑声,喜欢看她红红的笑脸。有时,她也会跟我讲以前的姐妹,说她在超市门口遇到的那阵风。“他说他去过世界的每个角落呢。”说这句话的时候,丫头掩饰不住眼中的笑意。

时间还是和以前一样,不长也不短。可是我却感觉过得好快。

“我好羡慕你们呀,可以存在那么长时间,而我们……”丫头没有说完,可我却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

“有时候打火机会出问题,打不出火,你知道人类会怎样对付他吗?”

丫头摇摇头。

“人类会站在一面墙壁前,把打火机狠狠地甩过去。然后就会听到‘砰’的一声,世界从此安静了。”

丫头被最后一句话逗笑了,笑过之后,她一本正经得告诉我:“所以,你一定要让自己健健康康的,不能出一点点故障,知道吗?”

说真的,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丫头已经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如果没有她,我很难想象自己要如何过下去。

直到有一天,就跟平常一样,光线变强,抽屉被拉开,该是我履行职责的时刻。

可是当我看着桌面,心在那一刻像是停止了跳动。只有一根蜡烛了。也就是说,过了今晚,明晚就该轮到……

我不敢再想下去。

照例,三个小时后,我回到了抽屉。我决定不让丫头知道这件事,能瞒一时是一时吧。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丫头聊天,可是不安的神色却出卖了我。

突然间,丫头不说话了,只是看着我。我不知所措。良久,她才开口:“其实,你的工作是什么,我都知道。”

“我……”我低着头,不忍面对她的眼睛。

“明天就是我了,对不对?”

点了点头,我知道瞒不过去了。

又是良久的沉寂。

“怕吗?”终于,我忍不住问。

丫头轻轻应了一声:“嗯。”

我沉默,心如刀割。

这一夜,只能无眠。天亮了,柔柔的光线飘进小孔,照在丫头的脸上,两只眼睛红红的,应该也是一夜没睡吧。

我心疼极了,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我怕说完之后,她会更伤心。

“物业说快要完工了,不出意外的话,今晚就可以不用点蜡烛了。”

主人在和他的妻子说话。

我欣喜若狂,我和丫头,还是有希望的。丫头也是透着笑意,看得出,她也很高兴。

于是我们又恢复了往日的喧闹,聊过去,聊未来,聊那些听来的有趣的事情。

“哎,你说,我们会不会有下辈子呢?”丫头问我。

“这个……也许,大概,会有吧。”我不知道答案,但是我不想让她失望。

很快的,光线暗了下去,我的心完全没有节奏的乱跳,我们都在等,等待电灯亮起的那一刻。

电灯真的亮了,我么望着彼此,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不过这只是开始,我们还要等下去。

“1,2,3,4……”我在心里默默的掐着表,计算着时间,如果到了九点还不断电的话,那么我和丫头平淡而幸福的生活就可以继续下去了。

“55,56……”已经是第175各60秒了,还有几分钟,离九点仅仅只剩下几分钟了。

“丫头,我……”我很想在此刻说出很久以来最想说的那句话,“我是说,我喜欢你。”

丫头的脸更红了,像烧了起来:“我……”

丫头的话被突如其来的黑暗打断了,我的胸口猛地一震,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摇晃。黑暗中,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她一定很伤心。

光线变强,抽屉被拉开,主人把丫头放在烛台上。我决定用自己的方法来拖延时间。“也许,只是停一分钟,或者两分钟。”我想。

“奇怪,蛮好用的打火机今天怎么打不着了。”主人问他的妻子。“再多试几次。”

主人使劲的按,依旧看不见半点火星。

我的固执并未让主人手足无措,手电筒帮他找到了一盒火柴。

火柴的大头在药皮划过,发出很刺耳的笑声。

接着,我看见那朵火焰在丫头的烛芯开放。

“丫头!”我在心里大喊,眼泪夺眶而出,我的眼泪在空气中会变成气体,谁都看不见,只有我知道。

“怎么会打不着?我来试试。”主人的妻子说。

烛光摇曳,丫头在烛台哭喊:“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忘了我吧,忘了我吧,你这样子,我不会心疼,更不会伤心。”

丫头阿,你不会伤心,那你流下的眼泪又是为了什么?

我装作没听见,依然按照自己的方法在做,主人的妻子又按了几下,很生气地把我扔到茶几上:“这打火机,没用了。”

不错,我是没用,不然就不会保护不了我的丫头!

也许是丫头明白了哭喊对我没什么作用,火焰渐渐平静,不在晃动。

我看着丫头,丫头看着我。

“如果有下辈子,我们就化成风,一起去全世界流浪。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丫头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会的,一定会的,下辈子,下下辈子,千千万万个轮回,丫头,我都陪你。”我在心里说。

火焰在即将熄灭的时候,跳动了一下,那是丫头在笑,我知道,她一定是听到了我心里面的话。

主人带着我走出大门,我明白等待我的是什么,我不会害怕,我会微笑着迎接那一刻的到来。

就在我的身体狠狠地撞到地面的一瞬间,我仿佛又看见了丫头的笑脸,我在心里说:“丫头,我来了,请等着我。”
你可能感兴趣的